造梦双子星 · 起始点

梦,是意识的投射,它虚无缥缈,却又清晰的存在于脑海之中。

还没有人能说的清楚,梦的本质是什么,但是已经有数不清的科学家与艺术家,借助梦的力量,走上自我的巅峰。

也许,如果没有了梦,人类,也就会失去创造力和未来。

---

一道刺眼的白光打断了 粼暗心 的思绪。

雨点瞬间填满了空气中的间隙,像无数的小石子一样,撞击在教室的窗户上。

沉重的雷声跨过天际,震的窗户微微颤抖。

粼暗心 抬起头看向窗外,雾气笼罩着城市,一切都变的和天空一样阴沉。

这似乎给了她新的灵感,她重新将视线聚焦在了自己的本子上。

翻开了崭新的一页,空白的纸张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新的创造。

黑色的线条浸没了纸页的纹理,编制起一副黑暗诡异的图案。

无数黑色的藤曼,扭曲,冷漠,缠绕着一颗黑色的心,藤曼的力量,将心勒的透不过气,于是无数黑色的泪水从心中留下,成为了那黑色都市里,黑色的暴雨。

铃铃铃铃铃铃铃...

清脆的放学铃声,终于给这沉闷的一天,带来了些许生气。

粼暗心 合上了自己的本子,封面上画着一个黑色的心形,下面签着一个名字:暗心。

这似乎终于解除了某种封印似的,教室里嘈杂的声音瞬间涌了进来。

她装好自己的本子,背起黑色的书包,站了起来,默默的从教室里最不起眼的角落,走向门口。

仿佛她自带某种力场一样,周围的同学,都默默的躲开了她,他们的表情里,充满了憎恶,不解和怜悯。

粼暗心,一个不起眼的初中生,哦,其实也没有那么不起眼,她看起来总是人群中打扮的最黑的那个,黑色的T恤,黑色的裙子,还有黑色的鞋。

现在她走出了那无趣而又沉闷的学校大门。

没有打伞,她任凭雨点砸在自己的身上,她在享受这样的氛围,伴随着惊雷和闪电,在行人的眼中,她就像是冷酷无情的杀手。

然而,冷酷的杀手往往并非没有感情,只不过,常人难以理解罢了。

此刻她的脑海中,思绪正在碰撞和争吵。

她受够了被当作异类,没有朋友,被排除在各种小团体之外。她不想再听到家人对她的劝导,抑或是,最亲近的人表露出的不解的眼神。

回忆着过去的种种难过的画面,泪水悄悄的和雨水混杂在了一起,滴落在地上,混入了无数雨滴构成的洪流中,毫不起眼,却又格格不入。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对黑色,对梦的执念。

走在空旷而又宽阔的人行道上,她显得更加孤独。看着光滑的地板上映照出来的影子,她回想起了昨晚的梦。

黑暗的帷幕包裹着自己,像是悬挂在星空中的一颗黑洞,可是和现实中的黑洞相反,没有什么能靠近自己,就连光都被悉数反弹。从外面看,自己就像是一颗纯白的白洞。突然一只巨大的手,想要扯下自己身上的帷幕,于是自己拼命挣扎,想要重新拉回来,可是那只手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不耐烦的摇晃了一下,就将自己唯一的帷幕夺走。瞬间,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纯白的空间,自己赤身裸体躺在中间,耀眼的白色,让自己睁不开眼......

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她动摇了,她想要摆脱这样的自己,拥抱周遭的现实。

是的,这样,就可以和其他人一起玩了,这样,就可以让光照耀着自己,这样,就可以变得快乐。

粼暗心的家在街边的一座独立的高层居民楼里,这栋居民楼就这样单独矗立着,街对面与它差不多的那栋楼,就好像是它的兄弟一样,一起孤独的矗立着。

深夜,风呼呼的在卧室的窗外呼啸,雨停了,月光偶尔从乌云的间隙探出来,将卧室的色调变得阴冷。

粼暗心已经进入了梦乡。

又来到了熟悉的场景之中,这是茂密森林中的一小片草地,天空永远是黑色的,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但是却有不知道哪里来的光照亮了这片草地,在草地的中央有一个圆形的迷你湖,湖面是光滑如镜的黑色表面,偶尔会泛起微微的一点波澜。

这里,是粼暗心每天,每个晚上,每次进入梦乡时,必然出现的第一个画面,就好像是梦境中的秘密基地一样,永远不变。

这里的空气让她感觉到安心,这里的寂静,让她感到舒适。

只要她靠近那黑色的迷你湖,用手触碰,或者直接跳进去,就会开启一段全新的梦境。这个迷你湖,就像个梦境的传送门一样,如此的神奇。

对于粼暗心来说,梦的感受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倘若不是因为那些超现实的场景,她会感到困惑和怀疑。

“也许,这就是我的特长,做梦......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怎么停下来。” 粼暗心的思绪回荡在森林的松树之间。

她将手伸向黑色的湖面。

“再来最后一次吧”

---

滴...滴...滴...滴...

平凡的早上。

平凡的拉开窗帘。

平凡的阴沉天气。

平凡的打开房门。

平凡的洗漱梳头。

平凡的坐在餐桌上。

平凡的一个人吃早餐。

平凡的穿好衣服。

平凡的背起书包。

平凡的走在路上。

平凡的来到学校。

平凡的度过了又一个初中生的日常。

铃铃铃铃铃铃铃...

不平凡的是,粼暗心 今天没有记梦,没有穿一身黑色的衣服,也没有在自习课画诡异的图案。

对于如此反常的她,她的同学们展开了热烈而又私下的讨论,他们的反应就好像钟楼怪人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坐在咖啡馆里打字的上班族一样夸张。

不过,总是有不怀好意的家伙会出现,故事总是会这样发展。

她像往常一样,无视了所有人,低着头走在宽阔的街道上,不知为何,她家所在的这条街,总是鲜有人来往。

3个不速之客,站在路中间,就像光滑的脸上长出来的痘一样突兀。

他们的队伍里包括了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看上去,女生是他们的头儿,很显然,他们在等着粼暗心。

粼暗心也注意到了他们。

就像所有校园霸凌一样,他们仗着人多,包围了她,开始用辱骂的语气质问她,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她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关你们P事,滚开” ,粼暗心的态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哟呵,黑泥鳅还挺凶的” ,黑泥鳅,是广为流传的,对她的称呼。

随后,像所有校园霸凌一样,脏话发展成了动手。

站在她右边的那个男生,很显然是想在自己的女领导面前表现一下,于是首先狠狠的推了粼暗心一把。

粼暗心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这一下的力度还是让她摔倒了。

趁她还没有爬起来的时候,另外一个男生从她背后拽走了她的书包,把东西全都倒在了地上,她最宝贵的梦境记录兼画册被带头的女生捡了起来。

实际上,粼暗心从来没有给任何人看过自己梦境的记录。

一个清脆的纸张撕裂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回响。粼暗心刚站起来,看着带头女生手里,从自己笔记本里撕下的纸页,无比的愤怒从脚涌上了大脑,灌满了整个身体,就像一罐被剧烈摇晃过的可乐。

砰..........

“啊!”

扑通.........

带头女生眼里最后看到的,是一个急速向她飞来的拳头。

粼暗心一拳将带头女生打倒在地上,鼻血止不住的从她的鼻孔里流淌而出,站在她右边的男生好不容易反应了过来,想替老大报仇,一拳重重的打在了粼暗心的胳膊上。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粼暗心愤怒的一脚,以他完全想象不到的力量击中了他的肚子,将他掀翻在地,甚至还向后滑了几厘米。

而另外一个男生被这一切惊呆了,他怎么都想不到,会变成这样,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驱使着他的本能反应,逃跑。

---

砰........

班主任把一摞作业本仍在桌子上,看了看眼前的这些人,皱了皱眉头。

昨天被粼暗心一拳打中鼻子的女生,此刻正一脸委屈的坐在沙发上,脸上戴着口罩都挡不住她泛着青的鼻子,沙发上还坐着她的父母。

旁边站着她的两个跟班。另外一边的沙发上是粼暗心的父母。

粼暗心低着头坐在父母旁边。

“ 真是个婊子 ”  粼暗心的内心依然恨透了那家伙,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再多来几拳。

铃铃铃铃铃铃铃...

放学铃声终于响起,这一天的噩梦,总算是结束了。

就像很多校园霸凌一样,被欺负的人,如果想要以牙还牙,多半还得付出额外的代价。

在粼暗心这里,代价就是,父母赔偿了对方女生医药费,同时,在场的两家父母差点打起来。

好在,虽然父母不能理解她对黑暗和梦的执念,但是总是会相信她和保护她,真是万幸。

她的父母每天都早出晚归,就连今天被请家长之后,也没有在学校多停留,而是直接回去上班了。粼暗心只能独自走回家,右边的胳膊依然隐隐作痛。

今天走出校门的时候,学校早已空无一人,就连天色都已经有些黑了。

平时本就空旷的街道,显得更加的寂静,甚至有些诡异,只有风在阴沉沉的刮着。

不过就在快到家的时候,突然有什么白色的东西从她眼前飞过,在灰色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显眼。

她马上转头去追那片白色的东西,凑近一看,发现原来是一页纸。

但这并不是很常见的那种作业本的纸或者纯白色的纸,这张纸的边缘在这么暗的天色下都还反射出银色的光,而纸张本身也反射出非常细微的点点星光,就像是白色的星空一样。

纸的背面只写了一行字:银色的繁星,粉色的梦。

她马上翻过来,看到另外一面用粉色和银色的笔画着一副简单的画,是在星空下的一颗粉色的松树,在松树旁边还有一个粉色的沙发,在沙发上,有一个粉色头发的小孩,穿着蓝色和黄色编制的斗篷。

粼暗心顿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好像,这页纸,应该出现在她自己的本子里,但这些精致的装饰又和她的风格格格不入。

此时她才注意到,这页纸的右边已经变得残破不堪,很显然是被用力撕扯下来的。

[Update 1]

伴随着一阵风吹过,一阵叫喊声隐约传了过来。

“还给我!” 一个有些轻柔的声音喊着。

粼暗心对这种情况再熟悉不过了,刚才难熬的一个下午还让她记忆犹新。她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但这次她的内心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必须要去看看这页纸的主人。

"看看,男生用粉色的笔!你还真是恶心啊“ 熟悉的三个身影围着一个和粼暗心差不多大的男生,正在说话的家伙还时不时揉着自己的肚子。

为首的也正是熟悉的女生,依然戴着一只遮住大半个脸的口罩  “娘炮每天晚上都在做梦哦,你和昨天那个贱货简直一模一样”。

站在另外一边的男生突然发现了什么,赶忙扯了扯另外两人 “喂!  喂!”

“干什么啊!” 为首的女生不耐烦的边说边回头看。”操.....“

最开始说话的男生转过身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往后退了两步,”老大... 我们....  要不要走了....“

虽然几个小时前才因为打架被请了家长,但是粼暗心现在丝毫不介意再揍这几个家伙一顿,只是这次没有了昨天的怒气,她想到了一句老话,双拳难敌四手。

心里这样想着,但是表面上,她丝毫没有慌张,而是露出了最凶的表情,拳头也已经悄悄攥紧,做好了战斗准备。

”呸!“ 为首的女生甩了甩头,”这次就放过你,我们走着瞧“,顺势转身就走。

捂着肚子的男生似乎在想些什么,等他反应过来,另外一个男生的手掌已经拍在了他的头上。

”你他妈在搞什么,走啊?“ 身后男生沙哑的声音略显焦躁。

捂着肚子的男生用捂着肚子的手一把拍开了身后男生的手,”把你蹄子拿远点“。

随后三个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粼暗心这才看清楚,在散落一地的书本旁边站着一个男生,看起来略有些呆,显得非常不引人注目的样子,至少,和她自己相比是这样。

她把手里的那页纸递了过去,”诺,这是你的吧“。

男生默默的接了过去,似乎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粼暗心,小声说:”谢谢“。

随后捡起了地上的本子,将这页纸小心的塞了进去。

粼暗心注意到,这是个纯黑色外皮的本子,单看外观真是毫无特别之处,然而这个本子的内页,满是闪亮亮的颜色,在本子的扉页上,画着一个很特别的符号,大概是三角形和星星的组合,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宗教符号一样,在下面有一个小小的签名,写着:繁星之子。

男生非常熟练的整理着散落一地的东西,仿佛对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粼暗心也俯下身子帮他整理了起来。

此时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街边路灯橙黄的光线重新填满了这里,原本呼啸着的风彻底安静了下来。

男生已经重新背好了书包,就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谢谢你救了我的本子“ 男生轻柔的声音即使在这空旷的街道中也没有一丝的回音,他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女生。

粼暗心点了点头,露出了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微笑,”没事,我讨厌那几个傻逼,还有....“  她顿了顿,” 我喜欢你画的东西,很漂亮。 “

男生的眼神发生了一些变化,似乎多了一丝光芒,“谢谢你这么说。”,他活动了一下肩膀,把书包的肩带调整到了更舒服的位置 ,”时间已经晚了,我得赶紧回家了,不能让我爸爸妈妈知道“。

说完,他转身就小跑了起来。

粼暗心赶忙往前追了上去,问道:”喂!,你是哪个班的?“

男生一边喘气一边说:”三班,怎么了,你该不会告老师吧“

”不会,我只是想说,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你“ 粼暗心一边跑着一边看着他。

男生在过街天桥旁边停了下来,”为了躲开他们,我每天都会迟一些再走,他们就会去欺负其他人“

粼暗心摇了摇头 ,”他们几个,就是欠揍,没人收拾他们,才这么嚣张“。

男生似乎想到了什么,略微疑惑的问 ,”为什么他们这么怕你啊?“

粼暗心有些自豪的挥了挥拳头,”因为昨天下午,他们来找我麻烦,被我打了“

”酷,你也太强了,居然能打的过他们三个人,你是我见过的,最能打的女生了“ 小男孩有些兴奋的说着,然后又有些沮丧,”我真的挺没用的,只能躲“。

粼暗心走近了一些 ”别因为那些垃圾人就看低自己,其实他们一点也不厉害,只是一群欺软怕硬的渣滓而已“

男生点了点头 ”但愿之后别在遇到他们,对了,我叫 炩晨星,你可以叫我晨星“。

粼暗心记住了这个名字,注视着他,”粼暗心,是我的名字,你就叫我暗心吧“。

炩晨星点了点头,转头朝过街天桥走去,”我必须得赶快回家了,不然会被骂的,beybye“

粼暗心看着他顺着过街天桥,走进了她家对面的那栋居民楼里,心里感叹着 ,”他居然住的离我这么近,真巧“。

炩晨星在走进大楼门口之前,回头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刚才拯救了他的,这个名字怪怪的女生,居然就走进了自己家对面的那栋楼里。

”很难相信,也太巧了吧,也许下次周末,可以叫她出来玩!“ 一边想着,他一边走进了电梯。

他怀着忐忑又有些激动的心情盯着电梯里跳动的楼层数字。

”感觉今天回家的时间比平时晚了好多,要怎么和妈妈解释呢......就说我放学路上和同学多玩了一会儿好了,哦对,得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痕迹“

他快速的扫视了一遍自己。

”看样子没什么了,那个女生,她好像喜欢我的画,真是很难得,其他女生都挺讨厌我的,她们大概都喜欢班里篮球队的那几个家伙吧,不过就连我也觉得,他们挺帅的......“

叮.......

电梯到了第15层。

走进家门,一股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先是马上把书包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再出来换上了拖鞋。

”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的秘密,不然...... 不知道会有什么糟糕的情况发生“。

他的爸爸妈妈刚刚做好了饭,正从厨房里出来。

”我回来啦!“ 他的声音明亮了很多,”闻起来好香啊“。

”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啊“ 他妈妈一边端着菜往客厅走,一边随口说道。

”啊,今天放学的时候和同学多玩了一会儿“ 炩晨星的声音小了一些。

”快去洗手然后来吃饭吧,肯定饿了吧“ 妈妈温柔的声音让他感到非常温馨,这句话就像是一束抚慰的光,暂时驱散了他心中的阴霾。

他大声欢呼着,冲进了卫生间。”妈妈做的饭,总是最好吃的。“

---

一边写着作业,他一边想着刚才的事情。

卧室里只有他明亮的台灯,黑暗就像是一个茧,将发光的书桌还有坐在桌子前的他一同包裹了起来。

透过书桌前的窗户,他可以看到对面那栋楼上的点点灯光,和远处驶来的车辆。

盯着对面楼房间里的灯光,他有点出神。

而他的脑海中,在不断想象着之后会发生的事情,或者,是完全不会发生,但他希望发生的事情。

”她也许可以教我怎么打人,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惩罚那些坏家伙,在他们欺负下一个人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一人一拳,然后把他们送到警察局去。“

”哦对了,做这些的时候,要穿上漂亮的披风!“

”也许可以给她展示我的本子,她可能也会有兴趣做像这样的东西吧,她会做梦吗?一定也会做梦吧“

”只要在我的房间和她的房间之间,架一道钢索,晚上就可以偷偷滑过去了,这也太帅了,就像是特工一样“

摇了摇头,他猛地回归神来。

看了一眼桌上的电子表,已经是午夜12点了,他的父母已经在30分钟前躺在了床上。

此时,整个家里唯一还亮着的,只有他卧室里的台灯。

这是他每天最放松的时刻,他从书包里拿出了那个黑色的本子。

从书包一个隐蔽的夹层里,拿出了一个文具袋,他打开袋子,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笔,不过这些笔都有个共同点,就是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星星点点的亮光。

空白的纸张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新的创造。

绚丽的线条浸没了纸页的纹理,编制起一副璨烂华丽的图案。

一头黑色的长发闪烁着钻石般的光泽,黑色的T恤上印着一颗闪耀的红心,闪亮的黑色短裙锋利而无情。

高大的女生身后披着五彩的光芒从天而降,用正义的铁拳将三个坏人,镶嵌在白色的地上。

周围是无数为其喝彩的模糊身影,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粉色的云彩。

”果然,我还是不太会画人的脸“ 他自言自语的,心满意足的合上了本子,收起了笔,仿佛又完成了一件大作似的,得意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下次如果碰到她,一定要给她看看,她当超级英雄的样子。“

躺在床上,关上了灯,冰冷的月光从窗外照了进来,浓重的乌云,终于在夜晚消散而去,星星重新装点起这漆黑的帷幕。

对他来说,这是做梦的好时候。

虽然看上去,此时此刻,这里是死一般的寂静,这只是又一个普通的夜晚,但,表面现象永远都在欺骗我们。

在时钟的滴答声中,这是漫漫长夜,然而在梦的世界里,这是一整个光怪陆离的故事,让时间的流逝都变的无形。

滴...滴...滴...滴...

挣扎着爬起身子,炩晨星拍下了闹钟的按钮,终于是让它消停了下来。

起初,只是和往常一样,他在奋力和瞌睡虫做斗争,缓慢的把自己沉重的身躯挪到被子外面。

可是突然,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他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靠,昨晚的,那是什么? 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一边自言自语,他一边光速穿上拖鞋,一边用手挠着头。

吃早餐的时候,他在想。

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在想。

走进教室的时候,他在想。

在数学课打瞌睡的时候,他依然在想。

昨晚,在梦里出现的,究竟是什么。

”那看起来像是一只猫,一只大黑猫,但是,却有着恶魔一样的尾巴,和一对纯黑的瞳孔,修长的四肢,看起来有时很柔软,有时有很坚硬,全身都覆盖着一层又细又软的绒毛,在绒毛之下,似乎是一些鳞片......“

”它在森林中游荡,以前从没见过森林里有什么动物......“

铃铃铃铃铃铃铃...

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瞬间嘈杂吵闹的声音灌满了他的脑海。

炩晨星以为这是下课的铃声,没想到一看窗外,金色的夕阳已经悬在城市的天际线上。

”我....... 今天时间过的也太快了吧,难道是因为我一直在想梦的事?“ 他觉得,现在本来应该只是刚上完数学课而已才对。

”哦我操,今天其他课到底讲了什么......我......完全...... 不知道啊!!!!“

教室里很快就重新安静了下来,一放学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冲出学校,迎接他们短暂的快乐时光。

炩晨星坐在教室里靠窗户的最后一排,全班只有他没有同桌,当然,这是他自己要求的。

金色的阳光投射出窗户的影子,在略显凌乱的桌子们之间缓缓移动,平时难以观察到的太阳的变化,此刻显得无比清晰。

万里晴空之下,空气显得非常透彻,甚至能看到城市远方,那若隐若现的雪山山顶。

当光线游走在他胳膊上的时候,温暖的感觉,勾起了他的回忆。

小时候的一切,似乎都显得如此温馨,每个人都很喜欢自己,那时,在妈妈的怀里,阳光也是像这样温暖和绚丽。当阳光洒在自己的皮肤上时,能看到一些像星星一般的点点光芒,当阳光照耀在玻璃上时,会散发出清澈的斑斓,当阳光贴在小女孩的粉色的裙子上时,裙子开始闪烁着让自己目不转睛的绚丽,当阳光镶嵌在路边服装店的橱窗里时,到处都洋溢着钻石粉末一样的绮丽,这些闪耀的事物,是如此的美丽,让自己挪不开眼睛,永远无法忘记。

起初,当自己试图拥有这些闪耀的东西时,周围的人都会满足自己,可是随着自己开始长大,阳光也逐渐远离,周围的人开始改变他们的眼神,爸爸妈妈也告诉我,这不是适合我的东西......

”喂,晨星?“,一个略有些冷的声音突然回荡在教室里,将他从回忆里拖了出来。

他朝教室门口看去。

是她,昨天救了自己的那个女生,今天的她看起来和昨天完全不一样,黑色的T恤,黑色的短裙,黑色的鞋,黑色的书包,就像是一个忍者,或者杀手一样。

他马上站了起来,边说边走了过去,“嗨...... 没想到你来教室找我”,阳光和阴影从他的身上扫过,他的影子挡住了照在粼暗心脸上的阳光。

“走吧,我想,一起回家,会比较安全” ,粼暗心招了招手。

他内心中的喜悦洋溢在脸上,“好啊,好啊.... 以前我都是一个人走”。

他们一同走在熟悉的,空旷的街道上,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

“暗心,我可以和你说我做的梦吗?” 他小心的问。

她用力点了点头, “当然可以,我喜欢梦。”

虽然早有预期,但听到非常肯定的回答,他还是很兴奋,“真的吗!太好了,以前我也给别人讲过,可是他们都觉得,这是没什么意义的东西”。

她抬起头,让阳光洒在脸上,“梦啊,梦才不是毫无意义,我觉得,如果没有了梦,就不会有发明创造,很多人常说的,我有一个梦想,其实也是一种梦吧”

他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我喜欢梦里那个神奇的世界,相比之下,现实世界要无趣很多。”

粼暗心漫不经心的踢走了路上的一块小石头, “你刚才要和我说你的梦,现在就说吧”。

炩晨星一边低着头一边说:“其实有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我每天晚上一开始做梦,都会梦到自己在一个相同的地方,那是一片森林,森林中间有一片草地,草地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圆形的湖......”

粼暗心听到这里心里一惊,停下了脚步,“什么...... 这真是你每天都会梦到的东西?”

炩晨星跟着停了下来,“我知道,没人相信我,所有人都觉得,我只是为了显得自己与众不同才.....”

“我相信你” ,粼暗心打断了他。

炩晨星有些开心的跳了起来,”哇,你居然相信我“

粼暗心非常平淡的说道:”要是我说,我每天也会梦到和你一模一样的东西,你会相信我吗?“

[Update 2]

明亮的夕阳在炩晨星的眼睛里微微打转。

这是一个,让他怎么都预料不到的回答,梦,是一种虚无缥缈,琢磨不定的东西,两个人,只是梦到相似的事物,已经是难得的幸运,更不要说,是每天晚上,都梦到同样的东西了。

“ 你...... 你是说,你每天晚上,也会出现在森林里?你的湖也很小吗,湖里的水是黑色的吗?” 炩晨星的声音稍稍有些颤抖的连续问道。

 

 


Revision #6
Created Tue, Sep 29, 2020 10:15 AM by 繁星之子卡萨蒂亚
Updated Thu, Mar 17, 2022 7:37 AM by 繁星之子卡萨蒂亚